報料電話: 15670616303

銷售與市場網

銷售與市場網 首頁 微觀點 查看內容

流量時代,德云社們的生意經 | 營銷觀察

2019-10-24 15:16| 發布者: 劉堯| 查看: 29427| 評論: 0

222摘要: 相聲演員玉浩的飛機著陸在西安咸陽國際機場時,他的粉絲已經聚集在航站大廳等待了一兩個小時,這是“火爐城市”西安7月里一個炎熱的工作日。作為相聲廠牌——相聲新勢力的聯合創始人兼相聲演員,玉浩和搭檔盧鑫在《歡 ...

相聲演員玉浩的飛機著陸在西安咸陽國際機場時,他的粉絲已經聚集在航站大廳等待了一兩個小時,這是“火爐城市”西安7月里一個炎熱的工作日。


作為相聲廠牌——相聲新勢力的聯合創始人兼相聲演員,玉浩和搭檔盧鑫在《歡樂喜劇人》《笑傲江湖》等頗有體量的相聲類綜藝取得了不錯的成績,并迅速在全國開辦了三家表演茶館,這對相聲演員目前積累了一百多萬微博粉絲,建立了幾個粉絲群,平時登機前,著陸后,有二三十個粉絲來接送也算是正常現象。


但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對。上百號人——大多是女孩,舉著手機和相機向他們奔涌而來,快門聲和閃光燈四起,人聲鼎沸,玉浩徹底懵了。


“懟著就拍,特別熱情,但是看你那眼神兒又很陌生,壓根不認識似的,你說嚇不嚇人。”玉浩解釋道。


很快,這被證明是個烏龍,后排有人高喊了一聲“這個不是迪麗熱巴!”,本來熙熙攘攘圍在玉浩身邊的“追星女孩”們眨眼間又作鳥獸散了。


“挺好玩的。”玉浩的搭檔盧鑫覺得很可笑,“沒想到和迪麗熱巴一班飛機,她粉絲看見有人舉相機,以為這邊是迪麗熱巴出現了。玉浩還跟我開玩笑說,‘她們離開的樣子好絕情,我們離流量明星距離好遠啊’。”


然而,在玉浩和盧鑫說完這句玩笑后不久,9月8日,他的同行——德云社的張云雷就宣布了自己國貨彩妝的新代言,短短幾天時間里,該品牌彩妝類目下的幾款產品就有了10w+的月銷量,這樣的帶貨能力,很多流量明星都望塵莫及。


一線雜志時尚芭莎,張云雷封面的電子刊銷量也排在top4。前三名分別是2018、2019年現象級的夏日限定CP肖戰王一博朱一龍白宇,和今年爆紅的國民“現男友”李現。張云雷的帶貨能力,在相聲圈不是獨苗。


9月12日,在德云社八支主要的演出小分隊中,因為有著張九齡、王九龍、燒餅、曹鶴陽等相聲圈一線演員而被相聲愛好者們稱為“神仙陣容”的五隊,身著印著“云鶴九霄”的品牌聯名服裝,出現在北京三里屯一家叫做“華人青年”的服裝潮牌店進行開幕站臺,因為當天買滿1500元就能邀請在座的五隊成員簽名,整間店鋪被“德云女孩”搶售一空,在品牌的網店里,售價分別為399和799的兩件聯名款,也在上架兩個小時后賣出了12萬件。相聲演員和流量明星的距離,并沒有盧鑫和玉浩們想得那么遠。


男色時代里相聲界的“造星”


從德云社開始,相聲演員開始了有意識的“偶像化”包裝。他們坦然地接受接送機,建立個人后援會,用來做宣傳、打榜、拼銷量;創建粉絲群,和粉絲進行更多的互動。


在商業化上,代言、站臺、做個人品牌、上時尚雜志,他們抓住了一切以往只屬于演藝明星的機會進行曝光。“想要讓相聲真的有影響力,除了打實基本功之外,按照藝人去培養相聲演員是必須的,會追星的人就這么多,你要先玩透這個規則,才能活下去。”


作為相聲新勢力身擔培養“名角兒”重任的班主,盧鑫很認可這樣的模式。這樣的規則,德云社不僅玩透了,而且如魚得水。在明目張膽為流量明星“割韭菜”的微博功能V+上,德云社成員進行了嘗試性收割,粉絲每年要花168元加入V+計劃,才能收看某個相聲演員額外上傳的、在普通微博上看不到的視頻,德云社有點名氣的“角兒”幾乎全員入駐,單個視頻的點擊量能達到十萬以上的量級。


而“頂流”張云雷的粉絲更是典型的“流量玩法”——粉絲開無數個小號,充無數個V+會員,飆升的會員數量只為撐起哥哥的“排面”,和流量明星開署名單鏈賣代言產品,粉絲們掏空錢包力求“買空”異曲同工。


當然,韭菜要一茬一茬地割,可持續發展很重要,這一點和生生不息的流量明星如出一轍。在德云社里一直或真或假地流傳著一句話,“師父(郭德綱)說,一年要捧紅一對相聲演員”。


“郭德綱真的可以一年打造出一對流量,這樣的實力,其他經紀公司還真沒有。”盧鑫說。


憑借各種社交平臺的傳播,德云社的“造星運動”有節奏且持續。打破不許拍照錄像的相聲演出傳統,憑借表演片段的傳播,在各個社交媒體走紅的郭德綱算是相聲圈的第一代網紅。


接下來,從2016年的岳云鵬、孫越,到2017年的張云雷、楊九郎,2018年的孟鶴堂、周九良,再到2019年的張九齡、王九龍……在盧鑫看來,德云社就是一家成熟且成功的“造星經紀公司”,和娛樂圈內的“哇唧唧哇”“樂華”這樣的愛豆工廠區別不大。


“不過真要說造星的話,流量明星優先發展了這么多年,其實已經走出了一個成熟的套路,在這個時代,它更有借鑒意義了。”盧鑫說。


這個套路就是“男色”。


曾經,圓溜溜的小岳岳和他重逾290斤的搭檔孫越一度以“諧星”的形象活動在觀眾面前,也算憨厚可愛。

但現在,無論是減重80斤的新秀王九龍,還是同樣減重80斤,在成年后還做了牙套矯正的德云太子郭麒麟,走的都是“逆襲美男子”人設。


打開他們的微博超話,粉絲精修照片、私服街拍、上下班路透、精美手繪圖一應俱全,時時刻刻有粉絲就他們的一張生圖、一件新大褂吹上幾百字的彩虹屁。而因為被粉絲戲稱沒有眉毛,另一位相聲演員孟鶴堂,甚至在電視節目上承認自己會隨身攜帶一只眉筆,精致程度可能超越全國95%的女孩兒。


除此之外,“CP”也是男色時代的基礎操作,在社交平臺上,搜索“九辮”(張云雷楊九郎)“孟周”(孟鶴堂周九良),幾十萬CP女孩不眠不休地磕著糖,一個眼神,一次互動,都有瘋魔的粉絲為此分析出一萬種情意繾綣的情緒。加上近兩年,“耽美文化”成了打造流量的新捷徑,為了迎合這樣的情緒,德云社也在推波助瀾。


在9月9日的綱絲節上,郭德綱和于謙在壓軸節目《綱絲一家親》中,若有似無地調侃了孟鶴堂、周九良這對搭檔,“你倆在一起,這是一輩子的事”,引發了臺下觀眾心領神會的尖叫。


CP營業給力,粉絲們才會“上頭”,無論是出于單純的愛意表達,對事業的鼎力支持,還是想要近距離觀看這樣的“絕美互動”,被挾裹著花錢都是粉絲的不二選擇。


但搭檔之間也多少染上了娛樂圈里“CP之間必有一撕”的壞風氣,在盧鑫看來,這也是相聲演員逐漸偶像化、對流量高度重視帶來的弊端。


“我們這行,搭檔還真是一輩子的事,以往從來沒有搭檔之間互相下絆子的,結果現在,我還聽說有相聲演員雇水軍上網罵自己,一邊賣慘,一邊把臟水潑給搭檔,怕人家粉絲比自己多。


這也是追逐流量帶來的弊端,粉絲一多,就老吵吵說誰的詞兒少了,誰節目上埋汰誰了,回去在微博上一通掐架,演員要是腦子不清楚,也會被這種言論洗腦帶偏。這是這幾年才有的風氣,受到資本和粉絲的影響,也是在我們渴望流量的同時,比較頭疼的附加品。


熟練使用飯圈“割韭菜”邏輯


“這一個月,買了十來盤眼影送人,收了五六場門票,換季買衣服,全是德云社同款,或者成員自己淘寶店的上新,我已經被掏空了。”


27歲的夜夜從19年的3月愛上德云社,在這之前,她粉的是創造101。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圈子,唯一的共同點是花錢。區別則是,選秀節目赤裸裸伸手,相聲圈暗搓搓攛掇。


“他們拍了幾本雜志,要是銷量不好,以后還有人找他們拍嗎?”在買了30份《時尚芭莎》張云雷封面的電子刊后,夜夜又一口氣買了20本孟鶴堂和周九良封面的《昕薇》,而“華人青年”的五隊連名款衛衣、張云雷代言的國貨彩妝的火爆售賣背后,也有夜夜的功勞。


“在粉絲群里,會有人實時報銷量,還差多少就五萬了,還差多少就十萬了;充V+會員也有人在群里帶節奏,說誰誰家人數都過萬了,咱家還沒過千,咱們角兒多抬不起頭,公司得多不滿意。聽得人腦子一熱,忍不住就買了。”


這是流量明星催銷量的黃金話術,一般是受經紀公司雇傭的職業粉絲下場帶節奏。在夜夜看來,她隱約回到了創造101選秀,被一次次逼著給選手砸錢搏出道位的時候。


雖然轉頭粉了看似更“佛系”的傳統相聲,這一套流量慣用的“割韭菜”邏輯卻一路平移了過來,湯和藥都沒換。



酷斃

雷人

鮮花

雞蛋

路過

銷售與市場網 ( 豫ICP備1900188號-5

GMT+8, 2020-2-20 09:42 , Processed in 1.087834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銷售與市場網 河南銷售與市場雜志社有限公司

© 1994-2019 www.nglrgu.live

回頂部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